咸鱼半夏

汽。水。糖。

汽。水。糖。
孙权一直觉得,天
蓝色的,又灰蒙蒙的,
是什么原因?雾霾天气影响?
不会吧……又像是……
心理作用?
一,
孙权感觉自己不对劲,
是在一个夏天,天空很蓝,难得的蓝湛。
云一朵朵的,徘徊在天间,
自己就这么呆呆盯着天发愣。
不知道为什么,
天空总能莫名其妙的吸引自己。
''哟,二哥天空蓝吧!!好看吧!
旁边的孙尚香走了过来。
''嗯……"闷闷的回答。
孙尚香笑了笑''你啊,坐在学校的椅子上,看都看了一个上午啦!还没看够?!''
''啊?''一个上午??自己不过是在早晨出来晒晒太阳而已,一个没留神……
''好啦,我要去学生会了,今天要定交换生的事。回来等会和大哥吃饭。以及,
别像个老公公一样就知道看天,你要看傻啊!''孙尚香笑着说。
''啊,哦,到时候打电话吧。''
看着人影走远了,孙权又不由自主把目光投向了天空,
果然,着魔般吸引自己呢……
好像……
灰蒙蒙的……
好像……
不对啊……
哪里……不对……

二,
''仲谋,最近好吗?''
电话传来了清冷的男声。
''啊,公绩啊,我不错呢。你那边呢?伦敦过得还好吧?
''还能怎么样,过着呗!反正一个月就ok啦!不过伯言时差还没倒过来,现在还在睡噗哈……对了,你那边是凌晨吧?怎么完还没睡?''
''一个文件,熬夜做了出来,刚刚才做好嘛,你那边是白天吧?''
缓缓走出房间,压低了声音,看着同一层另外两个房间门紧闭着,大哥和小妹已经睡下了。
径直下楼抄起了餐桌上的水杯,走到阳台上,阳台外的光景并没有因为大部分人的休息而歇息,高楼大厦,花花的霓虹灯述说着人们的夜生活。
孙权又把目光投向了天空''公绩,你……那边……天怎么样………"
''哈?''声音一愣''天空,我这大白天还不错呢,又云欸,你那边夜景呢?''
孙权靠在栏杆上,注视着漆黑的夜空,多云,看不见月亮,但是有几颗星星。在夜色勾勒出高楼的边际线,仿佛一片纱。
''蛮好的,有星星。'
''是啊,蛮好的。''

我们现在在同一片天空下,眺望同一片天空。蛮好的。
四,
后来,那年秋天
'去伦敦交换生的他们回来了。
孙权起了一个大早,洗漱准备完毕。
出门时抓了一把汽水糖,公绩伯言蛮喜欢这个味道的。嗯?柠檬味的没啦?算了吧,勉强拿其他口味的吧,然后他嘴角扬起了一个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笑。
公绩和伯言,终于回来了啊,一个月,真的仿佛过了很久……
''我出门了。''
''阿谋,等一下。''坐在沙发上的孙策出了声,他把手上的手机放在了隔桌上,本来搭在桌上的腿慢慢穿好拖鞋。
然后向玄关准备出门的孙权走去。
而原本在厨房的孙尚香也出来了,也向孙权走去。
''二哥,稍等。''
''嗯?你们有什么事吗?''
孙策和孙尚香想对一望,什么也没说。
''你们要说什么啊?把我叫住又什么都不说?''孙权哭笑不得,这样的大哥和小妹可不常见啊。
孙权却叹了一口气,走到孙权更近边,把手摸上了孙权外套口袋,从里面拿出了孙权刚刚放进去的汽水糖,放在手间再在孙权面前摊开,孙权一脸疑惑''大哥………?''
孙策没理他,嘴里默默数着糖,终于抬起眼''阿谋,没有柠檬味的对吧?''
孙权眨了一下眼睛,不懂为什么孙策这么说,突然想起了,这包糖是昨天他为了庆祝公绩伯言回来才买的。心中一下子释然,大哥是偷吃了!便一下子打个哈哈''大哥啊,想吃早说,哈哈!''
谁知道孙策难得的严肃起来''我没有吃。''孙权一愣,孙策又添了一句''香香也没有吃。''
孙权彻底蒙了''怎么了……?到底怎么了……?''那种压抑感又充斥着孙权的内心。到底发生了什么??!
孙策不说话,孙尚香也一个字都不说。
屋子里只有钟的''滴答滴答''声敲打着孙权的心
''到底……到底怎么了……''孙权不自主的发抖……一下子感觉眼角有泪水滴下,眼眶早已湿了。
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会哭……
孙尚香也向前走,侧身在孙策身边。
声音带上了颤抖''二哥……二哥……''
越是这样,孙权心中越是压抑越是不安。
孙策抬起头,''阿谋啊……''
''我不知道会在哪里,说出这个事实。''孙策眼眸中是孙权在吊儿郎当孙策中从未见过的样子。
孙尚香接了上去''二哥,其实这不是现实,这只不过是你大脑编织的一个世界而已。''她说了一会又忍不住低下头,不住颤抖。
孙策开口''这个世界只不过是你以前的回忆,一次一次轮回。也许这一次在回忆中间,也许在回忆最后。''
孙权眼中已全是震惊。''你会这样,完全是因为你不接受现实而昏迷。''
''什么……样的现实…''孙权一把抓住了孙策的手,直视孙策。不安在这时已全部成了现实。
孙策却别过头,避开了孙权的目光。嘴里没说一个字。
孙尚香带着哭腔开了口''公绩哥伯言哥乘坐回国的飞机坠毁……无人生还………''
孙权觉得脑子炸开了,公绩……伯言……死了……不会再回来了……
''拜托,二哥回来好么………"
世界渐渐崩塌了,啊……
在最后一刻,孙策派上了孙权的肩膀,抹出了那个一直以来的笑容。''阿谋,醒来吧,我们在等你。''
虚无。
沉寂。
不安。
有人在等我。
我想回去。
我要回去。
四,
''唉唉,你听说了吗?那个昏迷一年的病人醒过来了!''
''真的??一年啦!不容易啊!''
洁白的窗帘挂在窗户上,衬着桌上花瓶里悄然绽放的一朵雏菊。
''二哥!!!''那个熟悉的声音带着哭泣声传来。
孙权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面前已成泪人的这个妹妹,只是轻轻拍拍她的肩。
''哒—''门打开了。
孙策走了进来,放慢了脚步,压低了声音''阿谋,你终于醒的。''
孙权一愣,弯起嘴角''嗯。''孙策也笑笑,伸出手摊开手,一颗柠檬汽水糖。
我回来了。
孙权再次望向了窗户外的天空,
不带一丝丝灰蒙蒙,蓝得发亮。

五,
''公绩伯言,我走出来了,身边是他们,真的很好。
我不会忘记你们,也不会沉溺于过去了。''
岁月安好,
现世安稳。
_—————end————
我第一次把小短文(不能再短了)给完结了!!!有生之年!!!!(●°u°/
cp是自己观点辣!!(如果占tag抱歉(Ov////
漏洞无数辣,(如果这个策哥和香香为什么会在孙权大脑梦境出现!!就当是兄弟妹的缘故!!(你滚
碎碎念:以及!!!我其实是一个画手!!!不不不,其实我什么也不会来着……!!但是!!我要浪!!!!!

挖个坑!!

庞统,
心理医生(诸葛亮现任主治医生)长得特好看,一直在笑,很好看那种(男不男女不女那样子呸)对什么事情都以理性思维去理解,有些严肃对待工作,接到诸葛亮这个工作是其实是尽心尽力打算去做的,从小到大很少迷茫过,(可遇见了诸葛亮后有些内心动摇,唤起了自己的初中自残行为经历,慢慢有些昏了)
诸葛亮
精神病人,脸上总是笑眯眯的,其实思维能力不是一般的强,只是有心理变态(或是那种格逼超高的精神病)诱导上一个主治医生对世界失去信心,自杀后换成了庞统做主治医师,对庞统怀着“这样干净的人为什么还留在了世上哪?请坠入深渊啊……''这样的。(就是变态病娇这样的感觉)
总之,就是挖个坑!
想玩完想小丑夫妇那样的互相坠落(bu
其实刚开始是想让诸葛亮当医生庞统当神经病人的,
但是!算啦!!!爽一爽!

想到了一个梗四十米竹竿。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向我爸安利盗笔,
''老爹,这个主角,叫天真不不是是吴邪,最大特点天真!''
''这个吊渣天的是小哥,影帝级别的!!!!一个字帅!!''
''这个胖子,哦,就是个胖子''(胖子:看不起你胖爷?!
''这个花儿爷,长得炒鸡帅!!人家一下子三十亿抛出去!!!''
''这个瞎子啊,长得帅,喜欢装逼,喜欢青椒炒肉丝!''
然后,我爸问了一个空气突然安静了的问题
“女主呢?谁啊?”
唉?女主??不存在的吧????

物是人非流年岁月

江澄:我叫江澄
苏沐秋:我叫苏沐秋
江澄:我有一个姐姐,她是世界上最好的女人
苏沐秋:我有一个妹妹,她是世界上最可爱的女孩
江澄:我有一个好友,他叫魏婴,我与他非常要好,曾经
苏沐秋:我有一个好友,他叫叶修,我与他非常要好,曾经
江澄:我们说要做云梦双杰
苏沐秋:我们说要称霸荣耀
江澄:可是后来,他活在了我梦中的莲花坞
苏沐秋:可是后来,我活在了他的荣耀里
原来,物是人非了。

对,改了错别字的……我错了………
(以及越到考试我越浪!!!!!